双枪老太婆

每个心灵是不同的材质

明媚的早晨,看见一个穿蓝色牛仔外套的男生走向走廊尽头最后的那个门。

红色的门后面竖着黄色的木板,无人管理的盆栽躲在门后的绿色,这时走来一个蓝色外套,红黄蓝绿居然就这么凑齐了

“您好,您有一份快递到了,因其贵重,请尽快去取。孙先生”



前段时间我不是梦到小学老师了么,然后我写了封信给他寄了过去,内容没什么煽情的部分,只是陈述了那一天我做了什么,以及另附一张照片——济南当晚的月亮。

关注到快递到了之后,我就不停找同学假装快递员打电话骚扰他让他取快递。我的老师就是脾气好,一天之内打多少电话都没发火。

小学,我的素描启蒙老师常跟我说“你以后一定会画的比我还好!”可是最后一次进入造型的机会,我连选它都犹豫不决。
涂鸦源自一个午后的梦,我追着他的电滴跑,只是想跟他打声招呼,但是不知道他是听不见还是不想理我,一直加足马力往前开。